藏区节庆介绍 藏历年


藏历年,是藏族人民依据藏历所过的最隆重的传统节日(与汉族的春节的日期相近)。藏语称之为“洛萨”,即新年的意思。 藏族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,有自己传统的历法。它是藏族祖先在长期的生产、生活实践中吸收了国内外其他民族的文化传统发展起来的。其历史久远,有明显的地域和民族特色,在公元9世纪初已广泛使用。藏历基本上与今夏历相同。

相传,西藏的历法约始于公元前一百年左右,由前藏雅隆地方的一个名叫噶莫帕玛的人,根据月亮的圆缺,初步推算出了日、月、年。后来人们把它称为《噶莫帕玛历算法》。后来雅隆地区家业逐渐发展,每当庄稼成熟并收获一次后,农民们便要举行一次聚会庆祝丰收,年复一年,这种活动就慢慢形成了定期的庆祝,后被定为“以麦熟为岁首”的物候历。直到现在西藏林芝地区秋后麦子丰收以后人们欢庆节日,还可以看到这种物候历的延续和影响。公元624年,雪域又有了藏语称为“美、喀、加措”(意即火、空、海)的历法纪元。这种历法以猴、鸡等十二动物生肖纪年,排列次序与十二地支相同,每12年为一周期,每年分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。到9世纪初期,由藏族天文学家桑杰益西、坚赞贝桑等人,以内地的夏历和印度的时轮历法及古老的《噶莫帕玛》历法为基础,创制出藏族的传统历法。它是采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和十二动物生肖来计算年、月、日的。这种与十天干相同的推算法就形成了每60年为一周。公元1027年印度的时轮经被译成藏文传入西藏。这年天上正好是阴火兔年,藏族历史上遂把这一年定为第一个60年周期纪元的第一年,也就是说所称藏历新年即从此年开始,藏族语中对1027年雅称为第一绕迥,意为胜生年。所谓“胜生”是指时轮经中说的香拔拉的难胜法王传法的最后一年——1026年,故将次年定为“胜生年”。藏历年距今已有970多年的历史,它和春节基本都在同一月中,就差那么几天。所以塔尔寺的僧伽欢度藏历年的同时也欢度春节。从藏历十二月中旬清扫殿堂和自己的僧舍,准备礼佛供品,做自己食用油炸果、嘉娄玛(又称席辫)、花卷等。二十四日晚祭灶神。藏历同汉历一样也把元月定为孟春,把元月一日定为新年之始。

关于藏历年的由来,学术界众说纷纭,各持己见,概括起来主要有四种观点,即苯教说、纺线老妇月算说、汉历说和时轮说。

苯教说

在原始苯教时期,藏族先民们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天文历算知识,认为天体万物都是由土、木、水、火、空五种元素构成,包括一切生命体,并与其相应的五大界会和顺逆,就形成了日月星辰、四季更替、气候变化和生物功能等自然现象,以此来推算命运,这就是所谓的“迥孜”(五行算)。到了雍忠苯教时期,其创始人东巴辛饶·米沃且(约公元前1917-?)将《噶孜幻算法》、《八卦九宫“林郭”推算法》、《五行时轮》、《吉夏因缘业算》(今称次若勒孜,即算命)等苯教历算传授给恰辛·勒杰唐布和米沃且之子贡擦赤布等人。公元前4世纪,吐蕃第一代藏王聂赤赞布(前360-345)时期,从象雄(今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、札达县等地)请来十二智苯。他们各个学有所长,辅佐赞普统治雅砻谷地以及周边地区,并推行苯教历算法和医药学知识。其中名叫郭尔西·孜康者,通晓天文历算。他以日、月、星辰的运行规律,推算出四季变化、气象风云,以辅助农牧业生产劳作。根据诸星辰形状的不同,对廿七宿取有比较形象化的名字,而至今在藏族农牧区仍然用其推算年内或来年的雨水、旱情、霜冻、冰雹和虫害等,以防农作物受灾。相传,藏历十一月初一(冬至)为岁首,人们以各种祭祀仪式(包括原始歌舞)娱神娱人,祈祷来年风调雨顺,人畜平安,从而达到人们所想望的和心灵上的安慰,这就是藏族欢庆新年的雏形。藏族过年习俗由此演变而来。

纺线老妇月算说

据史料记载,早在吐蕃第九代藏王布德贡杰(前68-31年)时期,西藏农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,当时在西藏山南的雅砻河谷一带有一位名叫“嘎毛贝姆”的纺线老妇人,她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发明了一种新的历算法,曾一度流行于雅砻地区,人们常用它来计算当地农耕时节,因此,被后人称之为“纺线老妇月算”。这一历算以观察月亮的圆缺、朔望以及星辰运行规律推算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,每当雅拉善布神山脚下的杏树开花,这第一天被视为岁首,举行各种庆祝仪式。藏族过年习俗由此而来,一直延续至今。

汉历说

公元7世纪,文成公主进藏时,从汉地带来许多天文历算方面的书籍。公元8世纪,金城公主也带来了不少医药、历算方面的书籍,并先后译成藏文。此后,在赤松德赞(公元755-797)时期,还有一位藏译名叫德哈那波的汉地历算家曾多次来藏推行汉历。于是,藏族历史上首次在原有天文历算的基础上,形成了汉族皇历算法及其过年习俗。

时轮说

公元1027年,由吉觉·达哇沃色、热·多吉札、卓·格伦西饶等翻译大家们把印度佛教《时轮经》及其注疏译成藏文。藏族第一次以饶迥纪元,确定该年为藏历第一绕迥火阴兔年。《时轮经》不仅是一部很宝贵的天文历算书籍,同时也是一部医学理论著作,对后期藏族历算及藏医药学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。此后在藏区各大寺院中掀起了一股学习时轮历算法的热潮。西藏的楚普寺、敏珠林寺、药王山扎仓、四川德格的八邦寺、噶陀寺、甘南拉卜楞寺等先后建立了专门学习天文历算及藏医药学的扎仓、医院和学校等,培养了大批藏医药历算学人才,先后问世了《萨迦寺藏历年历》、《楚普寺藏历年历》、《敏珠林寺藏历年历》、《八邦寺藏历年历》、《噶陀寺藏历年历》和钦绕诺布的《藏历年历》等,对藏族农牧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,藏族农牧民群众根据这些年历进行生产劳动和各种节庆活动。藏族岁时年节也逐渐趋于规范化、统一化。

总之,藏历年是藏民族在长期的生产劳动过程中,不断总结和积累天文历算知识以及民俗活动的基础上形成的。是以苯教历算为基础,吸收汉族历法的长处,并随着印度时轮算的传入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和趋于完善。[1]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藏历年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